华体会平台官网 029-817645166

土地吞并、钱粮加重的北宋,为何农业生产不落伍?农业技术来帮助‘华体会’

作者:华体会 时间:2021-03-14 04:34
本文摘要:众所周知,中国古代是农业大国,在快要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下,小农经济已然成为中国传统的DNA,万千黎民依赖农业种植才得以生生不息。但人们之所以可以靠农业恒久生存下来,与农业的种植技术是息息相关的。 北宋期间,农业有了显著的进步,许多学者都原因归因于农作物结构的改善,水稻产量的提升改善了人民的生活,促进了农业的进步。但与此同时,北宋的土地吞并与钱粮加重的负面现象也是存在的。

华体会

众所周知,中国古代是农业大国,在快要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下,小农经济已然成为中国传统的DNA,万千黎民依赖农业种植才得以生生不息。但人们之所以可以靠农业恒久生存下来,与农业的种植技术是息息相关的。

北宋期间,农业有了显著的进步,许多学者都原因归因于农作物结构的改善,水稻产量的提升改善了人民的生活,促进了农业的进步。但与此同时,北宋的土地吞并与钱粮加重的负面现象也是存在的。

事物都具有两面性,苛刻的制度纷歧定会抑制农业的生长,笔者欲将眼光聚焦于北宋的土地吞并和钱粮,浅析两者为何会促进农业的进步。一. 压力与强权充斥的社会1. 土地吞并愈加肆无忌惮赵匡胤建设北宋王朝,鼎力大举生长土地私有制,土地的私有权频繁转移,且实行“不抑吞并”的土地政策。所谓土地吞并,指的是土地越来越集中到少数大田主、大权要手中,而农民则越来越多地丧失土地,甚至没有土地。

自魏晋至唐朝末年,统治者大多将土地吞并视作社会的一大顽疾,都推行抑制吞并政策。然而到了北宋年间,为刺激田主阶级的消费需求,统治者反其道而行之,对土地吞并接纳十分宽容的态度。

《挥麈录》纪录:“富室连我阡陌,为国守财尔。缓急盗贼窃发,疆域扰动,吞并之财乐于输纳,皆我之物。”北宋的士医生叶适,曾在《水心先生别集》中谈到,“富人为天子养小民,又供上用,虽厚取赢以自封殖,计其勤劳亦略相当矣;今俗吏欲抑吞并,破富人以扶贫弱者,意则善矣。

”由此可见,宋朝的士医生秉持一种“富民强国”的思想,唯有动员富起来的那一部门子民,方可强大国家的实力。若能使这些富民拥有更多的土地,那么他们则会越发富有,国家的经济也会越发繁荣。因此,相关部门对于土地吞并现象治理并不严格,富民若是有足够的经济能力,方可购置更多的土地。宋朝的田主与权要阶级队伍庞大,加之统治者无视吞并现象,使得土地吞并愈加肆无忌惮。

由于宋太祖曾犒赏给元勋大量的金银财宝,衣食无忧的权要家族经世代继续,队伍愈加庞大,对土地的吞并现象也愈加严重。《宋史》纪录:“频领牧守,能殖货,所至有田产,家累万金。

” 可见,土地吞并主要有两种形式:一类是富民直接买卖土地,另一种则是以做生意的目的征占土地。富民队伍庞大,加之统治者松懈治理,吞并的现象愈演愈烈,农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北宋名臣范仲淹是个贤臣,曾“于姑苏近郭买良田数千亩,为义庄。”所谓“义庄”,是富民买来专门救济祖宗中较为贫困的人,虽有扶弱济贫的贤德,但终究是占有了大量的土地,使得大量农民无地可耕。

范仲淹救济穷人的土地有近千亩,但其他形式的土地数量无疑更为惊人,足见农民被侵占的土地数量之多。但农田就是农民的命,没有农作物则意味着一家人食不果腹,面临日趋严重的土地吞并现象,农民别无他法,只能被迫卖掉土地获得暂时的收入,或者成为田主的手下,由自耕农的身份转变为佃农。

2. 钱粮严苛吸取前王朝的教训,北宋统治者十分忌惮武将拥兵自重,为削弱武将的军队势力,北宋统治者推行了“兵将分散”的政策,哪怕武将手下有过万的士兵,但却相互不相识。然而这种做法终究是违背军事原则的,造就军纪涣散、军队战斗力下降等诸多毛病,形成了“冗兵”、“冗官”、“冗费”三冗局势。国家财政肩负加重,不得已向下层黎民征收钱粮。在农民本就少土地的状况下,严苛的钱粮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北宋钱粮严苛主要体现在“支移”、“折变”,“加耗”三方面。所谓“支移”,指的是官府为了节约运输粮食的成本,强迫农民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并自行支付在运输中发生的一切用度。

据《宋史》的相关纪录:“其输有常处,而以有余补不足,则移此输彼,移近输远,谓之支移。” “陕西、河东用兵,民赋率多支移,因增取地里脚钱,民不能堪。”由此可见,黎民在举行运输的时候,是凭据户等高级确定距离的。

官府原本钦定举行支移的民户不得凌驾三百里,但由于相关部门疏于治理,导致一些仕宦恣意使用民力,不知控制。那些需要去偏远地带的民众,动辄远程跋涉几百里,早就逾越了三百里,真乃有苦说不出。

如果路途艰险跋涉,黎民不愿亲自到场支移,则需要支付支移历程中发生的用度。而所谓“折变”,指的是农民征科钱粮有牢固的物品,但官府可凭据自己的需要,可将牢固物品折算成钱财。

然而,一些仕宦为了牟取私利,折算的价钱往往会高于钱粮物品原有的价钱。黎民最终支付的钱粮要比之前横跨许多。最后的“加耗”,顾名思义,即是弥补运输历程消耗的钱财。

从外貌上看,民众所掏的钱看似是在弥补损失,实则是在给官员“小费”。这些用度基本都被仕宦自行收入囊中。原本就被钱粮折磨得苦不堪言的黎民,再加上社会的糜烂现象,可想压力有多大。

而这三方面只是北宋聚敛群众的主要手段,受强权压迫的黎民,哪怕不情愿变卖土地,但为了营生和负担钱粮,只能忍痛割爱,将土地卖出去。二. 北宋农业进步的原因——农业技术在压力这般严重的现实社会中,农民大量丧失土地,农业生产本该停滞不前,可北宋农业生长非但没有滞后,甚至泛起了前所未有的繁荣现象,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?1. 复垦荒地中国古代多战乱,尤其是在唐末之后,国家四分五裂,频繁战争,致使黄河流域满目疮痍,四处是废弃的荒地以及河水泛滥的滩地。

《宋史》:“京畿周环二十三州,幅员数千里,地之垦者十才二三。”北宋统治者注重荒地的回复,尤其是中原地带的复垦,且勉励农民开垦荒地,并推出“营田”、“屯田”等方式调动农民的努力性。

官府给予开垦荒地的民户足够的工具,且对水田的开发尤为上心。在官府的支持和黎民的辛勤劳作下,北宋的农业技术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增长,再加上大量荒地的开垦和使用,北宋土地面积扩大,农作物的丰收量也随之增加。

因此,从整体上看,北宋的农业进步迅速。2.兴修水利除却复垦荒地之外,北宋统治者也格外注重兴修水利。度支判官陈尧叟认为:“陆田命,悬于天,人力虽修,苟水旱不时,则一年之功弃矣。

水田之制由人力,人力苟修,则地利可尽。且虫灭之害亦少于陆田,水田既修,其利兼倍。”北宋人重视水田的开发,水田相比陆天,受气候和虫害的影响都较小,使用价值比陆田更大。而兴修水利,则更利于两者的生长,如河北淀泊的开发,这些淀泊多漫衍于河北保定到天津的海口,为水稻的生长提供了便捷的水利条件。

疏浚河流的同时,也起到了抵御外敌的作用,为农业生产提供了宁静有利的情况。此外,北宋同样注重水利的复修。唐王朝也曾一度繁荣,且兴修了许多水利,但时过境迁,加之战乱频繁,水利大多被弃置,百废待兴。

漳河水位也大大降低,造就河流堵塞,农作物得不到浇灌,但统治者却对此尤为重视。《宋史》纪录:“开修,役兵万人,袤一百六十里。

开修漳河,凡用九万夫。”由此可见,复修水利所泯灭的人力和财力都庞大无比,其时的文彦博还曾尽力阻挡如此兴师动众地兴建水利。但王安石却说要将眼光放得久远,漳河若一日不疏浚,造成的损害终有一天会凌驾修水利的钱,但但若漳河乐成疏通,造福的却是万千土地。而实践证明,王安石的意见是正确的,漳河水利的修复,淘汰了水灾的发生频率,黎民也因此得福。

然而在钱粮和土地吞并严重的社会之中,普通民众拥有的土地数量稀少,为了保证仅有土地的耕作效率,只能充实发动智慧生长更先进的农业技术,使用水利工程,提高农作物的产量,上交钱粮,以保证基本的生活。三. 小结宋朝的农业虽然取得了显着的进步,但这依旧不能否认土地吞并和钱粮所带来的社会压力。在古代王朝,农业就是一国之本,若想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朝政,就要保证小农阶级的利益,否则民心涣散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。且地方豪强夺取一定的土地后,极易形成盘据势力破坏国家的安宁,北宋的“三冗”状况等同于如履薄冰。

吞并和钱粮可在一定水平上化民众的压力为动力,但长此以往,势必会埋下威胁的隐患。


本文关键词:土地,华体会,吞并,、,钱粮,加,重的,北宋,为何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fykaida.com